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

 

原告关涛与被告郭希乐企业出售合同纠纷一案

发布时间:2020-06-02 13:19:27


(一)首部

1.判决书或裁定书字号:武邑县人民法院(2018)冀1122民初940号判决书

2.案由:出售合同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关涛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超,河北东方伟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伟,河北子帅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郭希乐

委托诉讼代理人:贾智,河北高能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河北省武邑县人民法院。

审判员:张延华

6.审结时间:2018年11月22日

(二)诉辩主张

1.原告诉称

原告(被反诉人)关涛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 1、依法判令解除原告(被反诉人)被告(反诉人)签订的《个人独资企业转让协议》。2、依法判令被告(反诉人)向原告(被反诉人)返还原告(被反诉人)已支付的转让款10395470元及违约金904405.89元(支付标准以1000万元为基数,按照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1.5倍自2016年7月1日起至款清之日止)。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反诉人)承担。

2.被告辩称

曾多次要求原告(被反诉人)进行气站的过户,《个人独资企业转让协议》约定过户税100万元以内由原告(被反诉人)承担,原告(被反诉人)不缴纳税款致使气站无法过户。该协议第三条约定被告(反诉人)应在2015年7月1日至2019年7月1日期间负责将气站的国有土地使用证交付给原告(被反诉人)、第十四条约定被告(反诉人)在合同期四年内为原告(被反诉人)办理规划许可证、开工许可证和竣工证,因未到合同约定的期限,所以被告(反诉人)不存在迟延履行合同义务的情形。该协议目的为原告(被反诉人)对气站能够实际经营,自协议签订至今原告(被反诉人)以实际经营三年多,原告(被反诉人)关于合同目的无法实现的说法不成立。

(三)事实和证据

2015年6月9日,原告(被反诉人)与被告(反诉人)签订《个人独资企业转让协议》一份,约定被告(反诉人)以2200万元的转让价款将其投资经营的武邑县泰通路加气站转让给原告(被反诉人)。合同第九条约定,原告(被反诉人)向被告(反诉人)支付转让价款1000万元后,被告(反诉人)开始向原告(被反诉人)交付转让资产并办理变更登记。合同签订后,原告(被反诉人)至2016年7月1日前已累计向被告(反诉人)支付了转让款1000万元,至2018年4月3日前又先后向被告(反诉人)支付了转让款395470元。被告(反诉人)收到上述转让款后,拒绝履行合同义务,未将加气站的投资人变更为原告(被反诉人)。被告(反诉人)出资设立的武邑县泰通路加气站未取得相关主管部门审批颁发的土地证、规划用地许可证、施工许可证,无法保证原告(被反诉人)正常经营。被告(反诉人)的上述行为使双方订立合同之目的无法实现,已构成根本违约,原告(被反诉人)有权依法解除该《个人独资企业转让协议》,并要求被告(反诉人)承担违约责任。原告(被反诉人)在庭审过程中将诉讼请求中被告(反诉人)向原告(被反诉人)返还原告(被反诉人)已支付的转让款变更为1000万元。

被告(反诉人)郭希乐诉称,原告(被反诉人)与被告(反诉人)签订的《个人独资企业转让协议》约定被告(反诉人)将其投资经营的“武邑县泰通路加气站”转让给原告(被反诉人),转让价款为2200万元,并对付款方式及气站现状和交接事宜做了明确约定。协议签订后,被告(反诉人)将气站交于原告(被反诉人)经营并对设备与原告(被反诉人)进行交接,双方在“移交清单”上签字确认。自签订协议至2018年7月1日,原告(被反诉人)未能依据协议约定向被告(反诉人)支付转让款,已逾期支付600万元,此行为已构成违约。原告(被反诉人)在接手气站的第三年因经营不善导致亏损,因此想解除合同来转嫁经营风险,此主观为恶意,行为构成违约。原告(被反诉人)应继续履行与被告(反诉人)签订的《个人独资企业转让协议》,立即支付已到期的转让款600万元并支付逾期违约金。

原告(被反诉人)关涛辩称,被告(反诉人)履行更名义务在先,其不为原告(被反诉人)办理企业更名登记的行为构成根本违约,原告(被反诉人)支付转让款义务在后,为了避免损失的扩大,不再支付剩余的转让款,是基于合同法规定履行抗辩权的表现,并不是违约行为。在被告(反诉人)以其行为明确表明拒不履行合同主要义务的情况下,原告(被反诉人)无义务向其支付600万元转让款,更无义务向其支付违约金。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原告(被反诉人)关涛为证明自己的意见,提供以下证据:

证据1、个人独资企业转让协议及附属材料复印件一份,证明双方约定的内容及被告(反诉人)迟延履行合同义务。

证据2、武建第2014第0041号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复印件一份,证明该证为假证,被告(反诉人)未按约定办理相关证件。

证据3 、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复印件一份,证明该气站的投资人仍为郭希乐,说明被告(反诉人)违反合同约定,未办理相关变更手续。

证据4、衡水市公安局出具的武邑县气站公章的备案证明复印件一份,证明被告(反诉人)已将气站的公章、公户等证照手续补回,原告(被反诉人)无法进行正常经营。

证据5、录像视频5段,证明被告(反诉人)破坏并扣押原告(被反诉人)承租的撬车。

证据6、被告(反诉人)分别于2015年7月1日、2016年6月27日向原告(被反诉人)出具气站转让款共计1000万元的收据,证明原告(被反诉人)如实履行合同约定的付款义务,被告(反诉人)收款后迟延履行合同义务。

证据7、气站的燃气经营许可证复印件各一份,证明该证系假证,无法保障原告(被反诉人)经营燃气的合同目的。

证据8、气站的资产交接通知书复印件一份,证明2018年7月31日因为被告(反诉人)严重违约,原告(被反诉人)请求与被告(反诉人)解除合同,并且进行气站的资产交接。

被告(反诉人)郭希乐为证明自己的意见,提供以下证据:

证据1、个人独资企业转让协议及附属材料复印件一份,证明双方并没有约定办理变更登记的截止日期,被告(反诉人)没有违约行为,且截止到2018年7月1日原告(被反诉人)应向被告(反诉人)支付转让款共1600万元。

证据2、气站的资产交接通知书复印件一份,证明原告(被反诉人)实际经营气站三年多,后自行停业,无任何单位禁止其经营,其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主张不成立。

证据3、昆仑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德州分公司的起诉状及德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受理案件的资料复印件各一份,证明原告(被反诉人)在经营期间因拖欠昆仑公司的气款而产生经济纠纷,尚未处理完毕,是其经营不善导致亏损,其提起本案的诉讼目的是想逃避法律责任。

证据4、泰通路加气站近期的照片一组,证明原告(被反诉人)在经营期间没有合理使用加气站的设备及设施,且没有及时的维护、维修,造成客户的流失,导致亏损,是其自身原因所致,应当自行承担后果。

(四)判案理由

武邑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2015年6月9日,原告(被反诉人)与被告(反诉人)签订《个人独资企业转让协议》一份,约定被告(反诉人)以2200万元的转让价款将其投资经营的武邑县泰通路加气站转让给原告(被反诉人);付款方式为分期付款,分别于协议签订之日起3日内给付200万元、2015年7月1日前支付300万元、2016年6月1日至2016年7月1日期间支付500万元、2017年6月1日至2017年7月1日期间支付300万元、2018年6月1日至2018年7月1日期间支付300万元、2019年6月1日至2019年7月1日期间支付300万元;原告(被反诉人)向被告(反诉人)转让价款1000万元后,被告(反诉人)开始向原告(被反诉人)交付转让资产,并与原告(被反诉人)一起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气站的变更登记;被告(反诉人)应在2015年7月1日至2019年7月1日期间将气站的国有土地使用证交付原告(被反诉人);在合同期四年内为原告(被反诉人)办理规划许可证、开工许可证和竣工证。该协议签订后,被告(反诉人)将气站交于原告(被反诉人)经营并对设备与原告(被反诉人)进行交接,双方在“移交清单”上签字确认。原告(被反诉人)自2015年6月20日开始经营,到2018年7月31日正式停业,期间原告(被反诉人)共向被告(反诉人)支付转让款1000万元,截止到开庭之日2018年11月14日,共欠被告(反诉人)转让款600万元。双方未进行气站的变更登记,合同中约定的各项证照的办理及交付时间均未超出约定的期限。

(五)定案结论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四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被反诉人)关涛与被告(反诉人)郭希乐继续履行《个人独资企业转让协议》。

二、被告(反诉人)郭希乐与原告(被反诉人)关涛办理武邑加气站的变更登记手续后,原告(被反诉人)关涛向被告(反诉人)郭希乐支付所欠转让款600万元。

三、驳回原告(被反诉人)关涛与被告(反诉人)郭希乐的其他诉讼请求。

(六)解说

2015年6月9日,原告(被反诉人)与被告(反诉人)签订《个人独资企业转让协议》一份,约定被告(反诉人)以2200万元的转让价款将其投资经营的武邑县泰通路加气站转让给原告(被反诉人);付款方式为分期付款,分别于协议签订之日起3日内给付200万元、2015年7月1日前支付300万元、2016年6月1日至2016年7月1日期间支付500万元、2017年6月1日至2017年7月1日期间支付300万元、2018年6月1日至2018年7月1日期间支付300万元、2019年6月1日至2019年7月1日期间支付300万元;原告(被反诉人)向被告(反诉人)转让价款1000万元后,被告(反诉人)开始向原告(被反诉人)交付转让资产,并与原告(被反诉人)一起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气站的变更登记;被告(反诉人)应在2015年7月1日至2019年7月1日期间将气站的国有土地使用证交付原告(被反诉人);在合同期四年内为原告(被反诉人)办理规划许可证、开工许可证和竣工证。该协议签订后,被告(反诉人)将气站交于原告(被反诉人)经营并对设备与原告(被反诉人)进行交接,双方在“移交清单”上签字确认。原告(被反诉人)自2015年6月20日开始经营,到2018年7月31日正式停业,期间原告(被反诉人)共向被告(反诉人)支付转让款1000万元,截止到开庭之日2018年11月14日,共欠被告(反诉人)转让款600万元。双方未进行气站的变更登记,合同中约定的各项证照的办理及交付时间均未超出约定的期限。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405935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武邑县法院  冀ICP备10016685号